ayx爱游戏官网

ayx爱游戏官网

ayx爱游戏官网

TEL:023-68185237

E-MAIL:cq_jjgc@163.com

ADD: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科园三路1号3F

ma01.png 扫码关注精佳公众号

典型项目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典型项目

涉嫌违反测绘法!测绘成果严重不合格!湖南某大型勘探队被吊销测

详细介绍

  原标题:涉嫌违反测绘法!测绘成果严重不合格!湖南某大型勘探队被吊销测绘资质!

  近日,我厅对湖南省煤田地质局第一勘探队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测绘法》有关行为进行立案调查。

  经查明,在“11·29”湖南省耒阳市源江山煤矿重大透水事故中,湖南省煤田地质局第一勘探队有关测绘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测绘法》第三十九条“测绘单位应当对完成的测绘成果质量负责”等规定,属于情节严重的“测绘成果质量不合格”的违法行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测绘法》第六十三条、《自然资源行政处罚办法》第二十九条等规定,我厅对湖南省煤田地质局第一勘探队下达《自然资源违法案件行政处罚决定书》(湘自资罚字〔2022〕1号),决定行政处罚如下:

  湖南省煤田地质局第一勘探队其前身为煤炭工业部华北煤田地质总局第140勘探队,1954年成立于河北,1964年迁址衡阳,现位于衡阳耒阳市五一中路153号,占地面积125亩。现有职工1089人,地质、钻探、物探、岩矿等各类高级工程师31人,工程师54人,地质勘查专业技术人员151人,具有安全管理资质的人员有12人。

  湖南省煤田地质局第一勘探队为省直事业单位,又被注册为湖南万顺实业公司 [1] 、湖南湘煤地质工程勘察有限公司一公司和湖南基础工程公司一公司。拥有先进的XY-44、XY-5、XY-6液压岩芯深孔钻机、XT-5动力头全液压钻机、SPS-600水井钻机等地勘专业设备100余套,地勘设备总资产5500万元。

  湖南省煤田地质局第一勘探队具有地质钻探、固体矿产勘查、气体矿产勘查、工程勘察、地质灾害勘查、基础工程施工6个甲级资质,测绘、水文地质、工程地质、环境地质调查、液体矿产勘查、地质灾害设计、施工7个乙级资质和地球物理勘查、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2个丙级资质。现有煤炭地质勘查院、钻探公司、岩土工程公司、中发汽车大修厂、地星汽车配件厂和南海商贸有限公司6个经济实体。主要从事地质找矿、勘查施工、找水钻井、地质灾害、工程勘察、数字测井、测量绘图、桩基工程、公路桥梁房屋建设、汽车维修、机械加工制造、宾馆足浴等多种业务。

  改革开放以来,坚持地质勘探和多种经营相结合,逐步发展到以煤田地质勘探为主导,技术服务、工程地质、灾害地质、基础工程、汽车修理、机械制造和维修为支柱,多种经营全面发展的综合性地质勘探队伍。

  湖南省煤田地质局第一勘探队耒阳项目部严重不负责任,明知源江山煤矿设置的活动铁门和孔格状结构国土密闭不符合要求,未向自然资源部门提出立即整改意见;测量源江山煤矿巷道走过场,出具的巷道测量鉴定报告结论与源江山煤矿真实开采情况严重不符。

  2020年11月29日,湖南省衡阳市耒阳市导子煤业有限公司源江山煤矿(以下简称源江山煤矿)发生重大透水事故,造成13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3484.03万元。

  源江山煤矿超深越界在-500m水平61煤一上山巷道式开采急倾斜煤层,在矿压和上部水压共同作用下发生抽冒,导通上部导子二矿-350m~-410m采空区积水,老空积水迅速溃入源江山煤矿-500m水平,并迅速上升稳定至-465m,导致井巷被淹造成重大人员伤亡。

  涉事煤矿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法人代表等16人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另有涉事煤矿4人和中介机构2人建议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耒阳市政府原分管副市长等11人被湖南省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湖南省应急厅分管负责人、衡阳市政府分管副市长、耒阳市原市委书记、市长等32人因存在失职失责被给予党纪政务处分。

  2020年11月29日7时,矿长王增勇主持召开调度会,副矿长谢光菊、张维、总工程师郑艾军、值班长张雄峰、蒋善洪、王松桂和包工头李孝成、周成荣、杨君等参加了会议,共安排10个作业地点37人下井作业。其中,-290m水平安排5个作业地点(2个采煤、3个维修)共19人(含绞车司机、机车司机等辅助工);-500m水平(事故区域)安排5个作业地点共15人。

  其中,61煤一上山采煤工3人(董建彪、王桂恒、谭春文)、61煤二上山采煤工4人(李孝国、邹邦才、朱启芳、冯本伦)、7煤一上山维修巷道1人(包工头周成荣)、7煤二上山采煤工3人(李甲平、唐胜军、李健)、-500m水平石门掘进工2人(黄元明、周山平)、-500m水平运输巷机车司机1人(陆喜元)、-500m水平井底车场挂钩工1人(王伍荣);当班带班领导3人,分别是生产副矿长谢光菊、掘进副矿长王勋飘和带班长王松桂。

  8时50分,董建彪、王桂恒、谭春文3人到达-500m水平61煤一上山,查看完工作面迎头情况后,留下谭春文负责放煤,董建彪和王桂恒到61煤北运输巷推车;

  11时30分,董建彪从-500m水平大巷推空矿车至距61煤一上山口约10m处,看到大量煤和水从里面冲出来,且伴有“轰隆隆”的响声,水和煤瞬间涌至董建彪膝盖,董建彪用背一边挤矿车一边扒煤,向-500m水平大巷逃生,并大声喊“穿水了,快跑”。

  -500m井底车场的挂钩工王伍荣听见喊声后也立即向上逃生。两人逃生至-230m水平,电话向调度室值班员王正成报告了井下透水事故情况后,自行升井。在-290m水平作业的人员接到调度室电话后也全部自行安全升井。

  14时50分,湖南省矿山救援白沙大队白山坪中队先期到达源江山煤矿开展救援工作;

  18时50分,成立了以副省长陈飞同志为总指挥的事故现场指挥部,迅速调集白沙、衡阳、邵阳、郴州等8支矿山救护队以及湘煤集团成建制队伍、消防救援力量、电力公司,以及省、市、县三级政府应急系统等共计1000余人参与救援;

  总指挥部通过在源江山煤矿、导子二矿、楠木山矿、四家冲井四对矿井实施排水,同时在地面和井下施工救援钻孔。至12月3日13时,源江山煤矿积水排至-500m水平,四个煤矿累计排水量达35900m3。12月3~6日,在源江山煤矿-500m水平进行清淤搜救工作。至12月8日23时,先后进行侦察搜救4次,搜寻到5名遇难人员。

  12月17日,根据国务院安委会《关于进一步加强生产安全事故应急处置工作的通知》(安委〔2013〕8号)规定,衡阳市人民政府召开2020年第18次常务会议,研究专家组对“11·29”源江山煤矿透水事故救援工作的评估意见和现场指挥部意见,鉴于井下8名被困者已无生存可能,且继续救援存在极大风险,决定终止事故救援工作。

  13时49分,耒阳市应急管理局向衡阳市应急管理局和湖南煤矿安监局衡阳监察分局报告;

  14时40分,湖南煤矿安监局分别向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湖南省委省政府报告;

  湖南省政府接到事故信息后,立即启动事故应急响应,湖南省政府、衡阳市及耒阳市党委政府及有关部门负责人陆续到达事故现场,全力组织事故抢险救援。

  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接到事故报告后,局领导率工作组连夜紧急赶赴事故现场,指导事故救援工作。

  现场指挥部成立善后处置组,分13个工作小组,开展遇难和失联人员家属安抚工作。至12月15日,5名遇难和8名失联人员家属全部在赔偿协议上签字同意;12月17日赔偿款全部赔付到位,善后处理工作结束,矿区稳定。

  源江山煤矿超深越界在-500m水平61煤一上山巷道式开采急倾斜煤层,在矿压和上部水压共同作用下发生抽冒,导通上部导子二矿-350m~-410m采空区积水,老空积水迅速溃入源江山煤矿-500m水平,并迅速上升稳定至-465m,导致井巷被淹造成重大人员伤亡。

  1.非法开采国家资源,隐瞒超深越界行为。2020年5月横穿导子二矿井田开始开采国家资源,累计越界巷道4000米、超深103m;通过篡改巷道真实标高、不在图纸上标注、井下设置假国土密闭、不安装安全监测监控系统和人员位置监测系统等方式蓄意隐瞒超深越界行为。

  2.违法组织生产,对抗政府部门监管。该矿在煤矿安全生产许可证注销、未取得技改手续情况下,以整改之名违法组织生产,仅2020年违法生产出煤5.56万吨;通过在工业广场入口处设置门哨、蓄意安排驻矿盯守员居住在远离出煤井口、擅自拆除提升绞车和入井钢轨封条、夜间提煤期间切断出煤井口视频监控电源等手段,有组织有计划地对抗地方政府和部门监管。

  3.违章指挥,冒险蛮干。该矿安全红线缺失,违章指挥在老空水淹区域下开采急倾斜煤层;作业人员心存侥幸,冒险蛮干,顶水作业,事故前1小时出现明显透水征兆后,未及时从危险区域撤出作业人员。

  4.安全管理混乱,主体责任不落实。该矿未落实企业主体责任,未按规定设置安全管理职能部门,未配备相关安全管理人员;“三专两探一撤”措施严重缺失,未配备防治水专业技术人员和探放水设备;将井下采掘工作面承包给多个包工队,以包代管;违规申领、使用和存放火工品;-500m水平采用剃头下山开采、坑木支护、压风管路供风、巷道式放顶煤多头面组织生产。

  1.非法开采国家资源、违法组织生产。矿井主、副斜井直接落在未划定矿权国家资源区域,经实测越界巷道总长度达4002米;在煤矿安全生产许可证注销后,仍然违法组织生产,仅2020年违法生产出煤 5.16万吨。

  2.相互连通、冒险蛮干。导子二矿井下有6处越界巷道与周边矿井连通,造成采掘混乱;采用剃头下山开采源江山煤矿事故区域上方国家资源后,采空区积水达4.2万m3未及时排放,造成严重水患。

  湖南省煤田地质局第一勘探队耒阳项目部严重不负责任,明知源江山煤矿设置的活动铁门和孔格状结构国土密闭不符合要求,未向自然资源部门提出立即整改意见;测量源江山煤矿巷道走过场,出具的巷道测量鉴定报告结论与源江山煤矿真实开采情况严重不符。

  一是耒阳市自然资源部门检查煤炭资源走过场、搞形式,对中介机构拍照的煤矿国土密闭、巷道测量鉴定结论不审核、不把关,将中介机构作为自己失职失责的“挡箭牌”,违规为源江山煤矿申请上报办理采矿许可证延续业务;衡阳市自然资源部门监管职责缺失,未履行煤炭资源监管职责。

  二是耒阳市煤矿安全监管工作不到位。发现源江山煤矿违法生产线索后,未进一步核实,未如实向耒阳市综合行政执法局移送源江山煤矿违法生产案件。明知源江山煤矿不符合申请火工品条件,仍然创立名目违规审批火工品供应计划;耒阳市综合行政执法局不正确履行职责,查实源江山煤矿违法生产行为后,未依法处置;衡阳市煤矿安全监管部门不作为,未按规定组织对耒阳市煤矿开展安全检查和综合督查。

  三是公安机关火工品审批和管理把关不严。耒阳市公安机关长期违规向证照或技改手续不全的煤矿批供火工品,违规将封条交由煤矿自行封存火工品;衡阳市公安机关在源江山煤矿安全生产许可证注销的情况下,违规在民爆物品信息管理系统保留并激活源江山煤矿《非营业性爆破作业单位许可证》,未对源江山煤矿火工品清退、收缴情况进行跟踪督查。

  四是驻地煤矿监察分局监督检查不到位,向耒阳市人民政府下达的建议书只停留在发函告知层面,没有跟踪落实。

  五是耒阳市人民政府未正确处理安全与发展关系,未真正汲取事故教训,造成同类事故重复发生;抓安全生产工作方面存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造成煤炭资源管理、火工品管控和煤矿安全监管失控,本地区煤矿企业安全生产秩序长期混乱;衡阳市人民政府未按要求对耒阳市煤矿安全生产工作开展督促检查。

  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17日变更为监视居住,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建议自刑罚执行完毕或者受处分之日起,五年内不得担任任何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终身不得担任本行业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同时处以上一年年收入60%的罚款。

  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17日变更为监视居住,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6日变更为监视居住,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建议自刑罚执行完毕或者受处分之日起,五年内不得担任任何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终身不得担任本行业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同时处以上一年年收入60%的罚款。

  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违法承包源江山煤矿超深越界区域采煤和掘进工程,冒险进行采煤作业。对事故负有主要责任,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于2021年1月23日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21年2月9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17日变更为监视居住,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2020年12月2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6日应湖南省纪委监委要求变更为监视居住,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组织导子二矿在超深越界区域剃头下山盗采国家资源,造成事故区域上部积水,对事故负有直接责任,因涉嫌非法采矿罪于2021年1月19日被衡阳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刑事拘留,2021年2月9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组织导子二矿在超深越界区域剃头下山盗采国家资源,造成事故区域上部积水,对事故负有直接责任,因涉嫌非法采矿罪于2021年1月19日被衡阳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刑事拘留,2021年2月9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组织导子二矿在超深越界区域剃头下山盗采国家资源,造成事故区域上部积水,对事故负有直接责任,涉嫌犯罪,2021年2月9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目前在逃。

  (17)王松桂,群众,源江山煤矿带班长,在源江山煤矿超深越界区域违法、冒险组织采煤和掘进工程。对事故负有主要责任。涉嫌犯罪,建议移送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18)李志安,群众,仓库保管员,违规在备用仓库中储存火工品,为违法生产创造条件,对源江山煤矿违规使用火工品组织生产负有直接责任,对事故负有主要责任。涉嫌犯罪,建议移送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19)梁端武,群众,导子二矿生产副矿长。组织导子二矿在超深越界区域剃头下山盗采国家资源,造成事故区域上部积水,对事故负有直接责任,涉嫌犯罪,建议移送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20)王立生,群众,导子二矿安全副矿长。参与导子二矿在超深越界区域剃头下山盗采国家资源,造成事故区域上部积水,对事故负有直接责任,涉嫌犯罪,建议移送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21)高军,群众,湖南省煤田地质局第一勘探队耒阳项目部煤矿密闭检查技术服务中心技术组组长。

  明知源江山煤矿设置的3号活动铁门密闭和4号孔格状国土密闭均不符合要求,未向耒阳市自然资源局监管巡查四、五中队提出改正意见;测量源江山井下巷道时,未要求矿方打开3号活动铁门密闭,导致编制的《源江山煤矿巷道测量鉴定报告》不能够真实全面反映源江山煤矿超深越界开采现状。对事故负有主要责任,涉嫌犯罪,建议移送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22)何文中,群众,湖南省煤田地质局第一勘探队测绘地理信息二院副院长兼耒阳项目部主任,负责煤矿密闭检查技术服务中心全面工作。

  疏于管理,长期未审核技术服务中心技术人员拍摄的煤矿井下国土密闭照片,导致源江山煤矿不符合要求的3号、4号国土密闭长期存在;未对《源江山煤矿巷道测量鉴定报告》中的巷道测量地点、范围进行比对审核,致使报告结论与源江山煤矿实际严重不符,导致源江山煤矿3次采矿许可证短期延续顺利通过审批。对事故负有主要责任,涉嫌犯罪,建议移送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23)欧阳国生,中共党员,导子镇煤管站站长。衡阳市纪委监委已对其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24)谢增辉,中共党员,导子镇党委委员、政协主任。衡阳市纪委监委已对其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25)钟林国,中共党员,导子镇党委书记。衡阳市纪委监委已对其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26)邓翔,中共党员,耒阳市自然资源局矿业权管理股股长。衡阳市纪委监委已对其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27)曹洲文,中共党员,耒阳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干部,原耒阳市自然资源局党委副书记、局长。衡阳市纪委监委已对其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28)周作斌,中共党员,耒阳市应急管理局龙塘监管大队大队长。衡阳市纪委监委已对其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29)雷慧超,中共党员,耒阳市应急管理局煤矿安全监督管理股股长。衡阳市纪委监委已对其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30)罗锡钢,中共党员,耒阳市应急管理局原局长。衡阳市纪委监委已对其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31)谢高求,中共党员,耒阳市公安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衡阳市纪委监委已对其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32)曾群利,中共党员,耒阳市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市长。衡阳市纪委监委已对其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33)陈宁,中共党员,衡阳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耒阳市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市长。衡阳市纪委监委已对其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对源江山煤矿“11·29”重大透水责任事故中涉及地方党委政府、相关职能部门责任人员共计32名(不含留置11人)公职人员,湖南省纪委监委责任事故追责问责审查调查组提出了追责问责意见,并经湖南省纪委常委会审议通过,报经省委批准。其具体追责问责人员见湖南省纪委监委的通报。

  2020年11月29日,湖南省衡阳市耒阳市导子煤业有限公司源江山煤矿(以下简称源江山煤矿)发生重大透水事故,造成13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3484.03万元。

  源江山煤矿超深越界在-500m水平61煤一上山巷道式开采急倾斜煤层,在矿压和上部水压共同作用下发生抽冒,导通上部导子二矿-350m~-410m采空区积水,老空积水迅速溃入源江山煤矿-500m水平,并迅速上升稳定至-465m,导致井巷被淹造成重大人员伤亡。

  涉事煤矿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法人代表等16人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另有涉事煤矿4人和中介机构2人建议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耒阳市政府原分管副市长等11人被湖南省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湖南省应急厅分管负责人、衡阳市政府分管副市长、耒阳市原市委书记、市长等32人因存在失职失责被给予党纪政务处分。

  2020年11月29日7时,矿长王增勇主持召开调度会,副矿长谢光菊、张维、总工程师郑艾军、值班长张雄峰、蒋善洪、王松桂和包工头李孝成、周成荣、杨君等参加了会议,共安排10个作业地点37人下井作业。其中,-290m水平安排5个作业地点(2个采煤、3个维修)共19人(含绞车司机、机车司机等辅助工);-500m水平(事故区域)安排5个作业地点共15人。

  其中,61煤一上山采煤工3人(董建彪、王桂恒、谭春文)、61煤二上山采煤工4人(李孝国、邹邦才、朱启芳、冯本伦)、7煤一上山维修巷道1人(包工头周成荣)、7煤二上山采煤工3人(李甲平、唐胜军、李健)、-500m水平石门掘进工2人(黄元明、周山平)、-500m水平运输巷机车司机1人(陆喜元)、-500m水平井底车场挂钩工1人(王伍荣);当班带班领导3人,分别是生产副矿长谢光菊、掘进副矿长王勋飘和带班长王松桂。

  8时50分,董建彪、王桂恒、谭春文3人到达-500m水平61煤一上山,查看完工作面迎头情况后,留下谭春文负责放煤,董建彪和王桂恒到61煤北运输巷推车;

  11时30分,董建彪从-500m水平大巷推空矿车至距61煤一上山口约10m处,看到大量煤和水从里面冲出来,且伴有“轰隆隆”的响声,水和煤瞬间涌至董建彪膝盖,董建彪用背一边挤矿车一边扒煤,向-500m水平大巷逃生,并大声喊“穿水了,快跑”。

  -500m井底车场的挂钩工王伍荣听见喊声后也立即向上逃生。两人逃生至-230m水平,电话向调度室值班员王正成报告了井下透水事故情况后,自行升井。在-290m水平作业的人员接到调度室电话后也全部自行安全升井。

  14时50分,湖南省矿山救援白沙大队白山坪中队先期到达源江山煤矿开展救援工作;

  18时50分,成立了以副省长陈飞同志为总指挥的事故现场指挥部,迅速调集白沙、衡阳、邵阳、郴州等8支矿山救护队以及湘煤集团成建制队伍、消防救援力量、电力公司,以及省、市、县三级政府应急系统等共计1000余人参与救援;

  总指挥部通过在源江山煤矿、导子二矿、楠木山矿、四家冲井四对矿井实施排水,同时在地面和井下施工救援钻孔。至12月3日13时,源江山煤矿积水排至-500m水平,四个煤矿累计排水量达35900m3。12月3~6日,在源江山煤矿-500m水平进行清淤搜救工作。至12月8日23时,先后进行侦察搜救4次,搜寻到5名遇难人员。

  12月17日,根据国务院安委会《关于进一步加强生产安全事故应急处置工作的通知》(安委〔2013〕8号)规定,衡阳市人民政府召开2020年第18次常务会议,研究专家组对“11·29”源江山煤矿透水事故救援工作的评估意见和现场指挥部意见,鉴于井下8名被困者已无生存可能,且继续救援存在极大风险,决定终止事故救援工作。

  13时49分,耒阳市应急管理局向衡阳市应急管理局和湖南煤矿安监局衡阳监察分局报告;

  14时40分,湖南煤矿安监局分别向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湖南省委省政府报告;

  湖南省政府接到事故信息后,立即启动事故应急响应,湖南省政府、衡阳市及耒阳市党委政府及有关部门负责人陆续到达事故现场,全力组织事故抢险救援。

  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接到事故报告后,局领导率工作组连夜紧急赶赴事故现场,指导事故救援工作。

  现场指挥部成立善后处置组,分13个工作小组,开展遇难和失联人员家属安抚工作。至12月15日,5名遇难和8名失联人员家属全部在赔偿协议上签字同意;12月17日赔偿款全部赔付到位,善后处理工作结束,矿区稳定。

  源江山煤矿超深越界在-500m水平61煤一上山巷道式开采急倾斜煤层,在矿压和上部水压共同作用下发生抽冒,导通上部导子二矿-350m~-410m采空区积水,老空积水迅速溃入源江山煤矿-500m水平,并迅速上升稳定至-465m,导致井巷被淹造成重大人员伤亡。

  1.非法开采国家资源,隐瞒超深越界行为。2020年5月横穿导子二矿井田开始开采国家资源,累计越界巷道4000米、超深103m;通过篡改巷道真实标高、不在图纸上标注、井下设置假国土密闭、不安装安全监测监控系统和人员位置监测系统等方式蓄意隐瞒超深越界行为。

  2.违法组织生产,对抗政府部门监管。该矿在煤矿安全生产许可证注销、未取得技改手续情况下,以整改之名违法组织生产,仅2020年违法生产出煤5.56万吨;通过在工业广场入口处设置门哨、蓄意安排驻矿盯守员居住在远离出煤井口、擅自拆除提升绞车和入井钢轨封条、夜间提煤期间切断出煤井口视频监控电源等手段,有组织有计划地对抗地方政府和部门监管。

  3.违章指挥,冒险蛮干。该矿安全红线缺失,违章指挥在老空水淹区域下开采急倾斜煤层;作业人员心存侥幸,冒险蛮干,顶水作业,事故前1小时出现明显透水征兆后,未及时从危险区域撤出作业人员。

  4.安全管理混乱,主体责任不落实。该矿未落实企业主体责任,未按规定设置安全管理职能部门,未配备相关安全管理人员;“三专两探一撤”措施严重缺失,未配备防治水专业技术人员和探放水设备;将井下采掘工作面承包给多个包工队,以包代管;违规申领、使用和存放火工品;-500m水平采用剃头下山开采、坑木支护、压风管路供风、巷道式放顶煤多头面组织生产。

  1.非法开采国家资源、违法组织生产。矿井主、副斜井直接落在未划定矿权国家资源区域,经实测越界巷道总长度达4002米;在煤矿安全生产许可证注销后,仍然违法组织生产,仅2020年违法生产出煤 5.16万吨。

  2.相互连通、冒险蛮干。导子二矿井下有6处越界巷道与周边矿井连通,造成采掘混乱;采用剃头下山开采源江山煤矿事故区域上方国家资源后,采空区积水达4.2万m3未及时排放,造成严重水患。

  湖南省煤田地质局第一勘探队耒阳项目部严重不负责任,明知源江山煤矿设置的活动铁门和孔格状结构国土密闭不符合要求,未向自然资源部门提出立即整改意见;测量源江山煤矿巷道走过场,出具的巷道测量鉴定报告结论与源江山煤矿真实开采情况严重不符。

  一是耒阳市自然资源部门检查煤炭资源走过场、搞形式,对中介机构拍照的煤矿国土密闭、巷道测量鉴定结论不审核、不把关,将中介机构作为自己失职失责的“挡箭牌”,违规为源江山煤矿申请上报办理采矿许可证延续业务;衡阳市自然资源部门监管职责缺失,未履行煤炭资源监管职责。

  二是耒阳市煤矿安全监管工作不到位。发现源江山煤矿违法生产线索后,未进一步核实,未如实向耒阳市综合行政执法局移送源江山煤矿违法生产案件。明知源江山煤矿不符合申请火工品条件,仍然创立名目违规审批火工品供应计划;耒阳市综合行政执法局不正确履行职责,查实源江山煤矿违法生产行为后,未依法处置;衡阳市煤矿安全监管部门不作为,未按规定组织对耒阳市煤矿开展安全检查和综合督查。

  三是公安机关火工品审批和管理把关不严。耒阳市公安机关长期违规向证照或技改手续不全的煤矿批供火工品,违规将封条交由煤矿自行封存火工品;衡阳市公安机关在源江山煤矿安全生产许可证注销的情况下,违规在民爆物品信息管理系统保留并激活源江山煤矿《非营业性爆破作业单位许可证》,未对源江山煤矿火工品清退、收缴情况进行跟踪督查。

  四是驻地煤矿监察分局监督检查不到位,向耒阳市人民政府下达的建议书只停留在发函告知层面,没有跟踪落实。

  五是耒阳市人民政府未正确处理安全与发展关系,未真正汲取事故教训,造成同类事故重复发生;抓安全生产工作方面存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造成煤炭资源管理、火工品管控和煤矿安全监管失控,本地区煤矿企业安全生产秩序长期混乱;衡阳市人民政府未按要求对耒阳市煤矿安全生产工作开展督促检查。

  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17日变更为监视居住,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建议自刑罚执行完毕或者受处分之日起,五年内不得担任任何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终身不得担任本行业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同时处以上一年年收入60%的罚款。

  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17日变更为监视居住,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6日变更为监视居住,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建议自刑罚执行完毕或者受处分之日起,五年内不得担任任何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终身不得担任本行业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同时处以上一年年收入60%的罚款。

  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违法承包源江山煤矿超深越界区域采煤和掘进工程,冒险进行采煤作业。对事故负有主要责任,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于2021年1月23日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21年2月9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17日变更为监视居住,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2020年12月20日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被衡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6日应湖南省纪委监委要求变更为监视居住,2021年1月16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组织导子二矿在超深越界区域剃头下山盗采国家资源,造成事故区域上部积水,对事故负有直接责任,因涉嫌非法采矿罪于2021年1月19日被衡阳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刑事拘留,2021年2月9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组织导子二矿在超深越界区域剃头下山盗采国家资源,造成事故区域上部积水,对事故负有直接责任,因涉嫌非法采矿罪于2021年1月19日被衡阳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刑事拘留,2021年2月9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衡阳市看守所。

  组织导子二矿在超深越界区域剃头下山盗采国家资源,造成事故区域上部积水,对事故负有直接责任,涉嫌犯罪,2021年2月9日经珠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衡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目前在逃。

  (17)王松桂,群众,源江山煤矿带班长,在源江山煤矿超深越界区域违法、冒险组织采煤和掘进工程。对事故负有主要责任。涉嫌犯罪,建议移送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18)李志安,群众,仓库保管员,违规在备用仓库中储存火工品,为违法生产创造条件,对源江山煤矿违规使用火工品组织生产负有直接责任,对事故负有主要责任。涉嫌犯罪,建议移送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19)梁端武,群众,导子二矿生产副矿长。组织导子二矿在超深越界区域剃头下山盗采国家资源,造成事故区域上部积水,对事故负有直接责任,涉嫌犯罪,建议移送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20)王立生,群众,导子二矿安全副矿长。参与导子二矿在超深越界区域剃头下山盗采国家资源,造成事故区域上部积水,对事故负有直接责任,涉嫌犯罪,建议移送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21)高军,群众,湖南省煤田地质局第一勘探队耒阳项目部煤矿密闭检查技术服务中心技术组组长。

  明知源江山煤矿设置的3号活动铁门密闭和4号孔格状国土密闭均不符合要求,未向耒阳市自然资源局监管巡查四、五中队提出改正意见;测量源江山井下巷道时,未要求矿方打开3号活动铁门密闭,导致编制的《源江山煤矿巷道测量鉴定报告》不能够真实全面反映源江山煤矿超深越界开采现状。对事故负有主要责任,涉嫌犯罪,建议移送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22)何文中,群众,湖南省煤田地质局第一勘探队测绘地理信息二院副院长兼耒阳项目部主任,负责煤矿密闭检查技术服务中心全面工作。

  疏于管理,长期未审核技术服务中心技术人员拍摄的煤矿井下国土密闭照片,导致源江山煤矿不符合要求的3号、4号国土密闭长期存在;未对《源江山煤矿巷道测量鉴定报告》中的巷道测量地点、范围进行比对审核,致使报告结论与源江山煤矿实际严重不符,导致源江山煤矿3次采矿许可证短期延续顺利通过审批。对事故负有主要责任,涉嫌犯罪,建议移送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23)欧阳国生,中共党员,导子镇煤管站站长。衡阳市纪委监委已对其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24)谢增辉,中共党员,导子镇党委委员、政协主任。衡阳市纪委监委已对其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25)钟林国,中共党员,导子镇党委书记。衡阳市纪委监委已对其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26)邓翔,中共党员,耒阳市自然资源局矿业权管理股股长。衡阳市纪委监委已对其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27)曹洲文,中共党员,耒阳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干部,原耒阳市自然资源局党委副书记、局长。衡阳市纪委监委已对其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28)周作斌,中共党员,耒阳市应急管理局龙塘监管大队大队长。衡阳市纪委监委已对其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29)雷慧超,中共党员,耒阳市应急管理局煤矿安全监督管理股股长。衡阳市纪委监委已对其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30)罗锡钢,中共党员,耒阳市应急管理局原局长。衡阳市纪委监委已对其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31)谢高求,中共党员,耒阳市公安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衡阳市纪委监委已对其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32)曾群利,中共党员,耒阳市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市长。衡阳市纪委监委已对其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33)陈宁,中共党员,衡阳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耒阳市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市长。衡阳市纪委监委已对其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对源江山煤矿“11·29”重大透水责任事故中涉及地方党委政府、相关职能部门责任人员共计32名(不含留置11人)公职人员,湖南省纪委监委责任事故追责问责审查调查组提出了追责问责意见,并经湖南省纪委常委会审议通过,报经省委批准。其具体追责问责人员见湖南省纪委监委的通报。

上一篇:内蒙古自治区水资源论证报告审批及取水许可证办理政策法规要求
下一篇:水质达国家饮用水标准!石家庄市二次供水管理办法公布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