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x爱游戏官网

ayx爱游戏官网

ayx爱游戏官网

TEL:023-68185237

E-MAIL:cq_jjgc@163.com

ADD: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科园三路1号3F

ma01.png 扫码关注精佳公众号

新闻动态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行业:基因工程之联合基因困局

发布日期:2022-06-26 12:41:59 来源:ayx爱游戏官网 作者:ayx爱游戏 点击次数:1次

  资本与稚嫩的基因技术的轻率结合和退出,带来了联合基因昨日的辉煌与今日的困局。值得深思的是,证券市场对一些概念的追捧,无论是“网络概念”、“基因概念”还是“纳米概念”,都异曲同工,这种习惯成自然的潜规则才是需要校正的。

  2000年9月,联合基因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与广东肇庆星湖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创下国内科技成果转化最高记录———单项基因芯片技术实现价值2.5亿。

  但这个被誉为中国知识资本与金融资本结合的典范———上海博星基因芯片有限责任公司,正面临尴尬处境。

  原计划投资2.5亿的广东肇庆星湖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00866),在投入一亿元巨资之后,已决定不再追加投入。

  “投入再多目前博星也不可能给我们带来承诺的20%收率益率的回报,况且博星产品产业化和整个生物芯片的市场成长远没有我们想像的那么快。”星湖科技(相关行情)证券部有关人士承认,当初预期过分乐观,“考虑到投资安全性,星湖科技不会继续投资博星公司,未来也不会与联合基因有其他项目合作。”

  星湖科技并不是首家欲与联合基因中止合作的上市公司。2001年12月29日,新黄浦(相关行情)(600638)公告说,将1999年从母公司新黄浦集团手中所收购的上海生元基因开发有限公司51%的股权再出让给新黄浦集团。上海生元基因是1998年6月,新黄浦集团与联合基因主要创始人投资一亿元创立的,记者日前在上海市工商局黄浦分区调查发现,上海生元基因公司已于2002年12月16日被注销。

  2000年12月出资2000万元,与博星芯片公司共同组建上海博华基因芯片公司技术有限公司的上海三毛(相关行情)(600689),似乎也对其合作十分谨慎。

  该公司董秘张黎芳说:“博华目前还处于研发阶段,产品不能正式销售,我们要等到公司有效益时才会加大投入。”而在此前,上海三毛因上海博德公司拖欠2829万元法人股股权转让款将其告上了公堂。

  让人记忆犹新的是,二三年前,只要上市公司沾上联合基因的大名股价就会飞涨。而现在,一度叱咤证券市场的联合基因似乎正被资本无情抛弃。

  联合基因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是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前院长、兼任遗传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毛裕民,与上海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谢毅,于1997年投资100万元人民币共同创办的中国第一家从事生物基因研究的民营高科技企业。其后,毛裕民和他的联合基因共申请了4000多项基因专利,并将联合基因从一个100万元注册资本的企业,带到了总资产15亿人民币的规模。

  2001年,国内一家财经杂志将毛裕民评选为有可能成为未来10年中国新一代商业领袖的20位商业新锐之一,其理由是国内技术领先的生物技术企业并不在少数,但能解决困扰生物技术公司发展的资金瓶颈的企业却不多,而毛裕民作为一个低调且实际的科学家,懂得搭设技术和资本的桥梁,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使联合基因规模迅速扩大。

  毛裕民长袖善舞的资本动作手法丝毫不让其在生物技术领域所取得的成就。除了先后与新黄浦、星湖科技、上海三毛有实质性合作,2000年10月,联合基因旗下的复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受让鞍山市国资局持有的鞍山合成(相关行情)5%的股份,从而成为鞍山合成(600669)第三大股东。(2001年10月又将这部分股权转让给了上海中泽国际贸易有限公司,退出鞍山合成。)2000年12月,浙江中汇(相关行情)(600667)曾公告说拟与联合基因合作组建上联汇基因资源开发有限公司,总投资2亿元,浙江中汇出资一亿现金,联合基因则以精选的100条已明确基因功能、初步具备药用开发价值、已申请基因药物发明专利的肿瘤及相关基因克隆资产出资,占50%股权。不过,2001年6月,浙江中汇的第13次股东大会未能通过这一方案,合作流产。

  2002年初,毛裕民更将手伸向了香港资本市场,通过追加投资9500万港元,使联合基因持有香港上市公司精优药业(0858)的股份增加到26.32%,并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其后精优药业从联合基因子公司上海百汇生物芯片有限公司收购了上海博星49.5%的权益,主业转型为发展基因药物及相关技术。

  业内人士认为,联合基因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主要受益于2000年6月26日人类基因组测序工作草图公布,从媒体对生物技术的狂热报道到各省市争相将生物技术列为支柱产业,生物技术及基因工程成为举国上下热望的焦点,也成为资本追逐的热点,国内上市公司涉足生物工程产业蔚然成风。

  一直从事联合基因对外投资的联合基因知识资本部经理何克新回忆当时的红火说,“联合基因的门槛都要被踏破,低于4000万的投资方我们根本不见。”当时,与联合基因合作的新黄浦成为基因概念股的领头羊,数度涨停,公司不得不出面澄清,而星湖科技、上海三毛公布消息后,也出现较大涨幅。

  2001年1月5日,不是上市公司的联合基因科技有限公司还破天荒地主动在三大证券报刊登声明,澄清没有收购运盛实业(相关行情)(600767)的计划和行动。当时联合基因一位副总就此事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虽然不是上市公司,但也受到了资本市场的高度关注;而且,随着公司新成果的不断推出,今后与上市公司的合作不会少。这更加深了资本市场对其注意力。

  不仅在资本市场,在金融市场联合基因也颇有斩获,2001年以两条申请了专利人类基因质押,从上海银行金桥支行获得了1000万元人民币的大额贷款,开高科技成果质押贷款之先河。而大力扶持民营企业的民生银行(相关行情)也专门为联合基因设计过免担保贷款,给其贷款5000万元。

  2001年初,获得资本支持的联合基因处于大干快上的虚热之中,半年内员工由300人猛增到700多人,大批海外留学生投奔其门下,其中有不少是专司企业发展战略的MBA。据说,当时联合基因的战略发展部、知识资本部有一批人专门四处谈合作,资本的殷勤、舆论的看好,给联合基因人的感觉是,资本市场上来的钱可以源源不断。

  联合基因核心企业博星公司的内部办公系统就花了100多万,还考虑上ERP。博星公司副总曹跃琼说:“这些教训不在企业中是感受不到的,当时8个小时好象有7个小时在开会,但事实上很多人都在做同一样工作,每个人的工作目标并不明确。”

  曹跃琼深刻感受是,不断有资金进来对企业不是件好事。“企业容易养成依赖市场融资的习惯,不能及时推出能走向市场的产品,形成造血功能。”半年之后,由于新产品产业化以及生物芯片市场没有预想中的快速发展,联合基因出现现金流运转不畅。据说,为了应付头寸紧张,联合基因一度想动用博星公司的2000万现金,后被星湖科技派往博星公司的财务主管及时发觉而制止。联合基因在资本市场的融资也不顺利。而上海的商业银行也不敢再给其贷款。

  2001年9月,联合基因不得不开始大幅裁员,甚至一位刚到博星公司报到才两天的大学生还没进入工作状态就被裁掉。几个月内,联合基因又由700人缩减到300来人,其中博星公司由最高峰时的300人减少到71人。

  为方便对外资本运作,联合基因围绕基因药物开发的不同职能成立了上海博容基因开发有限公司、上海博联生物信息有限公司、上海博道基因开发有限公司、上海博容基因开发有限公司、上海博联生物信息有限公司、上海博星基因芯片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博华芯片技术有限公司、上海复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上海百汇生物芯片有限公司、上海百睿生物高科技投资有限公司等十几家子公司,还远赴苏州成立了一些子公司。

  但有关知情人士透露,联合基因旗下,真正能有产品销售、稳定现金流的公司只有博星公司这一家,很多公司沦为融资的壳公司。“博联生物信息公司的电脑早就处理给了员工,只留下几个人看守,博华公司也被上海三毛掌控,而博星公司今年到了还贷高峰年,能否撑过去还很难说。”

  2000年8月,星湖科技在投资博星公司的有关公告曾预测,博星公司成立后的第一年,来源于首期投资项目的表达谱芯片和商检芯片的销售收入和利润预计分别为6990万元和3730万元。但2001年博星公司只实现净利润2785.01万元。在2002年上半年年报中,星湖科技对于博星公司的利润则语焉不祥,只是强调“作为高科技含量的生物技术产业化项目,基因芯片从使用推广到大规模销售,达到预期的高增长、高收益的目标,仍需时日及作出更多努力”。

  星湖科技与博德公司曾有约定,首期8000万元的投资,5年内每年投资收益率不低于20%,但星湖科技董秘办有关人士透露,2001年、2002年的投资收益只收回了一部分。

  事实上,业界对联合基因的资本运作模式一直颇多指责,“谈不上骗钱吧,但至少是圈钱。”一位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对于联合基因出现的问题我不奇怪”他说,从联合基因的技术上看,基因测序没有太高的技术含量,完全是钱堆出来的;生物芯片的技术也不是世界最先进的,而且这个市场刚刚开始,世界最好的基因芯片公司美国Affymetrix也处于亏损状态,没有找到盈利模式;至于联合基因申报的几千条专利,到底批下来多少还不清楚。就目前状况而言,功能未知的新基因专利申请已遭到业内人士的普遍反对,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国家均不同意给只有测序结果的新基因授予专利权,我国科学家也持这一态度。“即使有专利不一定意味着就值钱,关键要看这个专利制造出来的产品能有多大的市场。”

  也有知情人士指出:“联合基因可以说犯了一个新公司最容易犯的错误,盲目扩张、不切实际,前期的钱基本用完,主要用于两个方面:一,基础设施的投资;二,盲目进入贸易领域,在市场不明朗的情况下进入大量的扫描仪,导致资金的压缩。”

  这里所说的基础设施投资应该是指联合基因谷的建设。在毛裕民的计划中,基因芯片项目仅仅是联合基因的开始,其后还有4步要走:成立联合基因谷、中华基因库、中华基因网以及医药集团。中华基因库和中华基因网已经初具雏形,基因谷计划是借鉴美国硅谷的成功经验和企业的技术优势,用五年左右的时间,在上海杨浦区的黄浦江沿岸建设一个集科研、产业、风险投资、展示和高档居住为一体的区域,汇聚中国乃至全球基因研究方面的人才和成果,这项宏伟的工程总投资规模约三十亿元人民币工程,2001年7月其首期工程已启动,投资达2亿元。

  在互联网上一个聚集了众多行业人士的BBS里,联合基因的命运一直是大家讨论的焦点。在某种程度上,作为为中国、乃至亚洲规模最大的基因组研究、应用和产品开发的企业,联合基因的兴衰也是整个生物芯片行业的晴雨表。

  除了联合基因自身的问题,业内人士认为,资本的推动也是联合基因陷入困局的重要原因:因为过分地将产品拔高到不该有的发展阶段,就象拨苗助长一样于事无益;投资商过早的资金注入和刻意追捧反而损害了市场的正常前进步骤。

  许多芯片公司的领导者不断呼吁,中国应建立一种稳定的风险投资机制,生物芯片是长线投资,不能急功近利或短炒操作。然而,中国并未建立起一套生物技术产业风险投资退出机制,投资者很多又都是急功近利,风险投资如是,上市公司更是如此———它也面临着投资回报的巨大压力。“这就逼着别人去炒作,去圈钱,怎么办,我得活下去啊!领导要政绩,投资商要回报,于是就出现了变味的发展。”一位业内人士吐露实情。

  博星公司的一位销售经理坦言“对星湖科技每年20%的投资回报给公司运营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他形容:“好比一个人在爬山,山顶上是金矿,山腰上是金币,现在我们被逼着先拿金币,但背的金币多了,也许永远到不了山顶。”

  “其实上市公司也得到了它们想得到的。”博星公司另一位人士这样评论上市公司与联合基因的合作。除了二级市场炒作,基因概念也成为一些公司融资的由头。

  1999年9月,新黄浦以5796万元从控股股东新黄浦集团收购生元基因51%的股权后,曾将其列为募资投向的第一位项目,拟投入资金1.2亿。

  新黄浦当时预测,公司投入的1.2亿配股资金在其后两年的回报率约为25%,而且随着投资力度的加大和研发阶段的前进,投资回报率还会上升。但两年后这个前景无限的项目就被新黄浦还给母公司,一年之后,生元基因悄悄被注销。

  有业内人士评价说,不管怎样,联合基因毕竟走出中国生物芯片产业化这一步,终归有人走了之后才知道路对不对。而联合基因知识资本部经理何克新诚恳地说:“由科学家过度到企业家是一个不可避免的痛苦的蜕变过程,难免犯这样那样的错误,社会要有一个容错机制。”

  在何克新看来,2001年到2002年联合基因变革的代价是解决了企业高速扩张所带来的管理滞后、资源资金人力稀缺问题,可以走得更稳健长久规范。“资本运作在联合基因早期发展中起到了推动作用,未来联合基因还是离不开资本市场的支持。”2002年底,联合基因再次启动资本市场融资计划,但显然,这一次联合基因进行得更加理性和科学。“早期缺钱没办法选择投资者,现在我们挑选的是战略合作伙伴,理念一致,看好的是这个行业十年二十年发展。”何克新表示,在操作上他们不再自己出面,而是与专业融资顾问机构合作,“我们不会再许诺20%的投资回报,但会有阶段性目标,让投资者了解有收入-现金流-盈亏平衡-有利润-有暴利整个过程,并且从一开始就帮它设计好退出渠道。”

  目前,联合基因正在就两个有关药物筛选方面的项目与有关上市公司洽谈,5月份集团还要推出一个完全市场化运作的新产品。去年博星公司销售收入达到了四五千万,基本实现收支平衡,今年随着两个新产品推出,下半年可能实现盈利。

  “联合基因已经历了以技术为导向、以资本为导向的阶段,进入到以市场为导向的开发产品阶段。外界所看到的联合基因只是冰山一角,无论是风光还是沉默,五年以后,大家会看到联合基因对中国基因芯片这个产业发展所起到的巨大推动作用。”何克新对联合基因未来依然充满信心。

上一篇:广东省交通运输厅关于印发《广东省交通运输厅关于公路水运建设工
下一篇:专业解析 新闻学专业考情分析新闻学≠主持人!

返回上一页